歡迎您瀏覽任剛官方網站!

任剛

貴陽市民望中學

全國咨詢熱線

15985153579

聯系我們
咨詢電話
15985153579

聯系人: 任 先生

電話: 15985153579

郵箱: 1477833124@qq.com

地址: 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貴陽市花溪區豐報云村(民望中學)

在線詢盤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首頁媒體報道沒有天生的壞孩子
沒有天生的壞孩子
非常學校冉龍勉:“沒有天生的壞孩子”
核心提示:  沒有綠樹成蔭的校園,更沒有各式的玩具和點心;校園的圍墻都扎滿了玻璃碎片,通向外界的鐵門也被冰涼的鐵鎖鎮守;墻上是“做一個有責任的人”的標語,天空中飄著“非常少年訓練學校”的紅旗;每天早晨都要被教官尖厲的聲音吼起,學習中還要動輒被“面壁”……
貴陽,花溪,這里有一所特殊的充滿爭議的學校,和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經歷的校長。
日前,本報記者走進了這所“非常少年訓練學校”(文內簡稱“非常學校”),從創辦經歷、教學方式等方面將這所學校展現給廣大讀者。
從貴陽市花溪清華沿著公里前行,不到1公路程就會看見一面高高飄揚的鮮紅旗幟——貴州非常少年訓練學校到了。
鐵門是雙重的,都被大鎖緊緊鎖著;圍墻頂上都扎滿了碎玻璃,連教室和宿舍的每一間屋子都焊上了防盜窗;老師并不是都溫爾文雅,所有學生也都穿著軍裝——這些都顯得該學校“非同尋常”。
“孩子都很好,都非常有天賦。”教官夸獎著自己的學生。
非常“點子”
非常學校的創意來自電影《男孩鎮》
“沒有天生的壞孩子!”美國電影《男孩鎮》里,佛拉納根神父用非常堅決的語氣擁護著自己的觀點。而銀幕的一頭,一位精瘦的中年男子也被這樣“出奇”的觀點吸引著。
這位觀眾叫冉龍勉,他接觸到這部改變他一生的電影是在1996年秋天,當時他還在我省冊亨縣民族中學從事教師工作,每天給學生們講單詞和語法等英語知識。
《男孩鎮》講述了神父佛拉納根為了拯救幾名大家公認的“壞男孩”,專門為這些壞孩子教學。*后這群“問題孩子”不僅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軌跡,其中的不少還成為了有用之材?!赌泻㈡偂返墓适录ぐl了冉龍勉的靈感,也又一次促使了他對傳統教育進行反思。而過后他身邊“壞學生”的經歷的處境,更是使冉龍勉“心里一陣陣悲痛”。
“一次,我所在學校的一名學生,被學校開除了,不久這名學生因為打架斗毆而被判入獄。還有一次,學校一次便開除了十多個違反校規的學生。” 看著孩子們的離開,冉龍勉心中充滿了愧疚,他覺得這些孩子們其實只是暫時迷失了人生的方向,此時如果社會、家庭、學校都拋棄了他們,他們會真的走上不歸之路,成為真正的壞孩子。
“天生沒有壞孩子!”雖然冉龍勉一直銘記著自己的座右銘,平等的對待每一個學生,對于那些所謂的差生更是“特別關注”??墒俏覈F行傳統教育對“壞孩子”的態度卻一次次地觸動著他大腦里的那一根弦。
“我要自己來試一試!” 2004年,冉龍勉毅然做出了一個讓許多人不解的決定:辭掉薪水不菲的工作,開始籌備辦一所“非常學校”。
此時,冉龍勉成為了貴州的“佛拉納根神父”,2005年5月,一所“山寨”版的“男孩鎮”——“非常男子中學”在興義建成。
非常“人”
非常學校校長冉龍勉的人生經歷,甚*可稱“傳奇”
無可否認的是,沒有冉龍勉,這么“另類”的一所學校不會這么早出現在貴州。帶著傳奇色彩的人生經歷和充滿爭議的辦學理念相互交糅,使得冉龍勉和“非常學校”成為了我省各家媒體爭先報道的對象,質疑聲和贊揚聲相交雜,一直延續到今日。
2005*今,面對著這些質疑聲和贊揚聲,冉龍勉硬是挺了過來。
辭掉了工作后,冉龍勉開始自費到北京、江蘇等地考察。“很多時候都是火車來火車去,花高價聽專家講課,但是卻連住店的錢都舍不得掏,聽完講座就直接從會場直奔火車站,只是為了節約錢。”
在興義辦學的時間里,雖然取得了不小成功,使很多學生家長慕名前來咨詢,可是這并沒有讓他在經濟效益上取得突破和成功。與之相反的是,2007年6月該校從興義搬到貴陽的時候,還負擔著不少的債務。
“為了搞好學校,他(冉龍勉)把自己的房屋都賣了,直到今天還住在老岳母的家中。”該校蔣激雷邊搖著頭邊對記者說。他介紹說,除了將賣房子的錢全部投入到學校的建設之外,冉龍勉還欠下了30多萬元的債務。
2008年3月,新建成的學校還沒有完全走上正軌,冉龍勉卻病倒了,醫院確診他患上了尿毒癥。
“冉校長接受了命運和他開的這次玩笑。面對我們的同情,他還常說自己和正常人沒什么不同,只是受了三天一次透析的約束而已。”提起冉龍勉患病后的狀況,蔣激雷揮了揮手,語氣顯得有些激動。
“這個人有些搞不懂,就在他查出病來以后,還有老板出錢要買我們的學校,他就是不肯賣。”事情發生在2008年,花溪一煤老板看中了冉龍勉經營的“非常學校”,并給出了一個非常高的價格提出收購要求——60萬。
可是,這一豐厚的誘惑被拒絕了。
“我不能確定他是不是真的為了孩子。” 冉龍勉給出了自己的理由。別人“60萬換腎都夠了”的勸導,并沒有動搖他將學校辦下去的決心。
非常“路”
一所常上演現實版“越獄”的學校和她的前進過程
冉龍勉對“非常學校”的投入是非常高的。
2004年,學校在興義剛剛建立,本著學習與教育并重的理念,冉龍勉為該學校購置了30多臺電腦、鋼琴、架子鼓,還高薪聘請了十多名教師。這些使得他不僅傾盡了23萬元積蓄,還背上了很多債務。
當時,冉龍勉的教育理念里,仍然很重視對孩子的“成才”教育,文化課仍然占據著學校課程的重要部分,雖然嚴格的“半軍事化”管理模式已經初步形成。
可即便如此,仍有部分學生無法接受“全封閉”、“半軍事化”的校園環境,常有學員謀劃著出逃,“越獄”事件常在“非常學校”里發生。
這一時間段里,“非常學校”還組織了多次行軍教育,該校學員被要求步行到貴陽,其中還有多名小學生。“非常殘酷,可也學到了不少東西。”本報記者參觀了當年的“行軍”訓練,學員中一名孩子坦言。
在興義兩年的時間里,“非常男子”學校接收了125名學生,一半以上的孩子通過矯正取得了明顯效果。學校在當地變得小有名氣了,許多外地的家長也慕名前來咨詢。
為了能夠幫助更多的孩子,冉龍勉決定將學校遷到省會城市貴陽,并更名為“貴州非常少年訓練學校”。
2007年6月,“貴州非常少年訓練學校”在花溪建成??偨Y了過去的辦學經驗,冉龍勉開始不斷嘗試改變教育理念。過去開文化課的效果不好,許多孩子的厭學情緒長期存在。于是學校便轉變以行為矯正訓練作主,文化課為輔,先糾正孩子的厭學思想,再抓學習計劃。
“孩子不成人就不會成才。”這一次,非常學校強化了對孩子的“體驗教育”和“感恩教育”,并研發了許多相應的教學方法。
雖然如此,可是孩子們上演的現實版“越獄”事件仍是教官們頭疼的大事之*。
“剛進入學校不到一個月的孩子,正處于“解凍期”,這時他們思想還不穩定,常常會做出逆反的行為。”蔣激雷說,“翻墻、砸鎖這些都是家常便飯了,有時他們還會想出周密的逃脫方法。”
有一次,一個孩子找老師借指甲刀。由于指甲刀是和鑰匙掛在一起的,老師便把整串鑰匙一起給了他。孩子很快將鑰匙還了回來,但不久他卻逃出了學校。這時,老師才發現他用一把類似的鑰匙將大門鑰匙“調了包”。
蔣激雷說,對于從學校逃走的孩子,老師們都會全體出動,想盡種種辦法把他找回來,學校必須要對家長和孩子負責。“其實過后想想這些“越獄”事件,覺得這些孩子都太聰明,只是沒把聰明用對地方。”
在冉龍勉“非常精神”和“非常教學理念”的感召下,“貴州非常少年訓練學校”聚集了由5名文化課教師和3名教官組成的非常團隊目前已穩定成型。
蔣激雷是*早加入這個團隊的一位,2007年學校在貴陽創辦之始他便開始到這里擔任教官。這名當了14年兵的轉業軍人,偶然地在網上看到了“非常少年訓練學校”的招聘啟事,抱著試一試的想法,他來到學校見到了冉校長。
“我很認同冉校長的觀點,孩子拉一把就可以改變他的人生,于是我當時便決定留下來。”蔣激雷說。
沒有節假日,全天要24小時監護,每月的工資才1000多元。對家在安順、孩子今年才四歲的蔣激雷來說,這絕不是一個好工作??伤X得自己在做一件很特別的事情,是為了一種信念。在學校兩年時間,他目睹了許多老師的來來去去:“很多老師沒幾天就離開了,而留下來的都很快融入了這里的生活。”
去年凝凍期間,學校停水停電,由于道路交通不便,很多孩子都回不了家。這一年的大年三十是蔣激雷和另一名老師陪著五個孩子一起在學校度過的。
非常“心聲”
非常孩子的共同感觸:“*對不起父母”
美國行為學家認為:形成一個習慣需要21天以上,養成一個習慣需要90天以上。每個非常少年在學校里半年的訓練分為四個階段:1個月充滿痛苦的“解凍期”、1個月需要忍耐的“覺醒期”、2個月不斷進步的“蛻變期”和2個月感到快樂的“鞏固期”。
據老師們介紹,剛進校的孩子要接受三個星期的體能訓練,磨練他們的意志力、忍耐力。在這里,孩子們每天要嚴格遵守上課時間。除了語文、數學、英語等文化課以外,學校還開設了法制、感恩、心理、成功教育等課程。而團隊拓展訓練是*受男孩子們歡迎的課程。  
15歲的小昆來到這里兩個多月了。“每天6點半起床,晚上10點鐘睡覺,課程都排得很滿,剛來的時候很不習慣。不過現在感覺還不錯,每天都挺忙的。”
這個大眼睛的聰明男孩子曾讓父母傷透了腦筋。他們為了讓小昆好好學習,多次幫他轉校,*后還讓他進了全封閉式的學校??刹徽撛谀?,小昆都可以琢磨出一套新玩法,交上一幫新的兄弟,總也不學習。*后父母只得把他送到了這里。
“現在覺得自己挺傻,感覺很對不起父母,回家后要好好的孝敬他們。”小昆一臉誠懇地說。
不久前,學校開展了一次“今天來我當當懷孕媽媽”的活動?;顒拥囊徽炖?,衣服里塞著氣球的孩子們,要裝成懷孕媽媽的樣子進行吃飯、睡覺等正?;顒?。不少孩子在活動中體會到了當媽媽的艱辛。
14歲的小婷來這里已經4個多月了,是學校里為數不多的兩個女生之*??粗@個文靜的女孩,誰也很難想象她曾經為了網友離家到福建呆了10多天。
“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現在各自都有了新的家庭,他們一直沒有告訴我離婚的原因。雖然他們不在一起,但都對我很好。我覺得很對不起他們,回去要好好學習,實現當老師的夢想。”對于父母,小婷沒有太多的責怪。
但對于朋友和今后的生活,小婷卻很茫然,“我在這里沒有朋友,不習慣和現實中的人交朋友。”
非常“瓶頸”
招生工作難以開展,家長顧慮頗多
從非常學校成立的那天起,懷疑與爭議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冉龍勉校長記得,*初開始招生時,短短幾天內,陸續有三四百名家長到訓練營咨詢,但*終只有26名家長將孩子送來。
與此同時,周圍各種聲音開始響起。“正規學校都教不好的孩子,你能?”“現在騙局太多,是不是吹牛???”“這么多壞孩子都集在一起,他們會不會變得更壞?”
按照規定,訓練學校里的每個孩子*少要呆上半年才能“畢業”,半年學費一萬元。
在招生時,很多老師就遇到一些父母不愿意承認自己的孩子是問題少年,覺得把他們送到這個學校來很丟臉。一些父母甚*要求孩子從這里給他們寄的信件上不要寫寄出地址,避免同單位的人知道。
“學校并不能給家長承諾可以讓孩子在短時間訓練后達到100%轉變,這很不現實。我們只能說可以幫助70%的孩子實現較大轉變,畢竟*終還需要家長和社會的配合努力。”冉龍勉說。

国产熟妇乱子伦视频_午夜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_国产精品毛片在线视频